金州勇士——从”We Believe”到“We Back”

三年时光,看起来竟如此漫长。至少对这支勇士队来说,像是过去了几次轮回,从巅峰坠入谷底,爬起,被击倒,再次爬回顶峰。

即便在季后赛开打前,在总决赛开打前,外界的预测,仍然对勇士队十分不利,原因当然很简单:2019年之后,两次大伤让库里赖以生存的灵敏大打折扣;汤普森足足养伤两年;追梦的全明星身手也难副其实,场上影响力降低了几个量级;至于伊戈达拉,从死亡五小的题眼,已经彻底沦为了气氛组。

原本的大结局勇士,在三年后竟然变成了库里的单核独舞。而他们的内线名中锋,变成了现在只剩下卢尼一个中锋能上场。除了核心四人组的退化和中锋位置上的略显寒酸之外,杜兰特和利文斯顿,也变成了今天的维金斯和普尔。

但他们还是赢了,他们靠着一条远远不应该价值1.8亿的阵容,跌跌撞撞地摸到了总冠军奖杯。这座金杯熟悉而又陌生:他们从未想过,重新夺得冠军的道路会如此艰难曲折。

但这并不是老生常谈的苦难再提,而是一个,在黑暗中摸索出光明的力挽狂澜。那些不知名的幕后英雄们,又将勇士队推回到了舞台中央,他们同样是王朝重铸的奠基人。

那年7月,勇士总经理鲍勃-迈尔斯飞到纽约,和杜兰特最后一次会面。在那个时候,杜兰特心意已决,只待和欧文会合,选择最终的目的地。而迈尔斯非常清楚,杜兰特已经留不住了,但他依然要为勇士做一点努力。

很少有人知道,杜兰特愿意为迈尔斯让步,在过去的若干年里,迈尔斯和杜兰特有着深切的感情,他们都明白不能给对方一个满意的未来,但可以让对方多一点希望。

“篮网本来可以拒绝,杜兰特本来可以拒绝,”迈尔斯说,“我们很感激,这件事给了我们一个机会。”

如果杜兰特自由身离队,勇士将会一无所获,而他们要做的,就是用另一个顶薪球员来替换,将工资总额保住,寻求未来提升的可能。

情况远比后来描述的凶险,迈尔斯要和时间赛跑,尽管触碰硬工资帽,勇士需要贴首轮送走伊戈达拉,需要裁掉利文斯顿,还补偿给了篮网一个首轮。

但他们要担心的还有很多:杜兰特和欧文最好别去尼克斯,因为纽约没有顶薪球员;森林狼也在积极招募拉塞尔,只是一时间腾不出足够的薪金空间;勇士还要说服拉塞尔,告诉他不一定要在这里长久打球,但会努力给他找到满意下家。

交易最终实现了:看似断臂求生的操作引来的是外界的不解和嘲讽,而勇士很明白他们想要的是什么:通过倒手换来下一个优秀小前锋,补上最后一块短板。

在拉塞尔抵达明尼苏达,和唐斯开怀拥抱时,维金斯正面临着信任危机——“他知道如何赢球吗?”“他配得上3000万的年薪吗?”“这个人在场上有多少斗志啊?”

同样在2019年夏天,勇士第一时间给克莱送上5年1.9亿的顶薪,所有人都清楚,这不是符合实力水平的身价,但勇士还是给了。“我们要给王朝的功勋最大的尊敬,他们值得。”

连同追梦拿到的4年1亿,和库里签下的史无前例的4年2亿,都是勇士毫无犹豫地开出合同,理由只有那一个:他们为球迷带来了那么多美好时光,我们要为球迷,把他们的打球时光,永远留在这里。

克莱的十字韧带,然后是跟腱。篮球运动员最惨烈的两种伤病,他要连续两年经历。当外界的声音都是他已经彻底废了,要拖球队的后腿,趁早交易的时候,勇士队的管理层和球员们,每时每刻给他鼓励打气。

2022年1月9日,克莱第一次站在了大通中心的球场中央,他用一记灌篮宣告了回归。脚步虽然不再轻灵,但他的手感从未背叛他,那熟悉而又稳定的抛物线,依然能溅起水花。

那天追梦是带着伤出场的,本来他根本不能打比赛,但他还是决定上来,“我兄弟回来了,我要和他一起站在场上。”

事实上,追梦格林几乎成为了勇士这三年的晴雨表,他是勇士核心组里唯一一个一直留队,一直小伤不断,但也没有因伤报销的球员。他的状态随着勇士整体实力下滑而肉眼可见地逐渐不济,在无数的批评的声音中,他一直用他的大嗓门,回击着那些看衰的声音。

可能他们都忘了,这一年常规赛的追梦,场均7+7+7,投出了生涯最高的命中率,时隔四年又进了全明星,而在他小腿受伤缺席两个月之前,他还是最佳防守球员呼声最高的人之一。

从“老将”卢尼,再到普尔、怀斯曼、库明加、穆迪……他们不止一次被球迷和媒体们摆上了交易的货架:“趁他们还有潜力可卖,换几个能打的老将过来,别耽误库里最后的夺冠窗口期。”

一切如故,就和开始的时候一样,还是同一班人,在2021年的夏天一起去招募伊戈达拉加入,他们的阵容依然能吸引来优秀的老将底薪来投,波特和别利察都有过闪光;他们也继续能挖掘底层的小角色,托斯卡诺-安德森和小佩顿的故事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;那几位小将,也总要有开花结果的时候。

这些质疑和信任变成了勇士前进的力量,维金斯在季后赛打出身价,克莱复出后一样可以贬称G6汤,格林的防守依然在线,普尔和库明加们也茁壮成长,他们让勇士不仅拥有现在,还拥有未来。

但反对的声音永远存在,当人们看着这样一支勇士重新从泥沼中爬起,又一次走向了成功,他们却冷嘲热讽,“勇士的成功是高额支票的胜利。”

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一切究竟有多么不容易,而那个带着胡茬的娃娃脸30号,从表情看起来还是那么地游刃有余。

“你们可以拿年龄说事,但这不会影响到我们季后赛能走多远,更不会影响到我们的信心。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我们很能打,就像从前一样。我们真的为自己感到骄傲。”

可是库里,我们也线年,库里第一次成为MVP,迈入顶级球星行列的时候,还没有得到足够多的肯定;

2016年,震古烁今的完美一年,他是全票MVP,是创造了一切历史的无敌球员——只是差了最后的运气。

杜兰特到来,库里让出球权,2016的巅峰似乎已经变得遥不可及,他的追求和愿望,似乎也彻底结束了在了2019年的夏天。

2020-21赛季,大伤归来的库里场均砍下32分,第二次得分王,比2016年的场均得分还要高2分,33岁,重新回到MVP竞争者的行列,这是多么强烈的信念!

他真的成了众矢之的:追梦的贫攻,克莱的迟迟未归,让库里真正地成为了对方防守的唯一目标。回望数据,这其实是他出道以来的最低命中率,生涯至今第一个低于四成三分命中率的赛季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